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字变有趣 童画更率真

让孩子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转载】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2013-06-16 17:1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白河渔翁《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先人他神 再人我神——温新峰行书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笔法者,藏露深浅之谓也。结字者,长短远近之谓也。
神采者,雅俗劲媚之谓也。先入他神,再入我神。
其人风泽,方可一寓于书也。
丙戌春创作手记一则 新峰

  温新峰先生的硬笔行书“创作手记”,在众多的来稿中脱颖而出。之所以深深地打动编者,是因为字里行间透漏出熟练的驾驭能力、轻松的书写状态,大小错落得当,悠然自得,几近完美。作者不追求风格,却凸现出潇洒的风神和个性。

  仔细欣赏,“法”字左边带弧之笔,挺而有力,和周围的圆转形成强烈的对比,左下角形成尖锐的角,接而右行,先放后收,在圆势中运行,最后又以方笔收回。“浅”字右边部分放纵有度,圆笔为主、圆中含方,又与上边四字形成对比,如此精彩之处时而可见;“远”字的浓墨和偏大的字形,使得整张的“字眼”空间多维;最后一个“神”字,长笔挥洒至下却又轻顿左行,与右上角的“法”遥相呼应并富有变化之机。两行小字和三行主题相得益彰,印章点缀合理。

  总之,这是一件值得玩味的佳作:书写从容自如,收放纵而能敛;深谙书法之理,直取书法之神。点画使转合理,圆里含方;结体寓静于动,平中见奇;章法松紧合度,自然洒脱。

 

石断泉流——李迎春小品行书禅诗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掬我流泉,坐看白石。山中之人,驹难过隙。
鸟鸣不识,花开不知。山中之人,何虑何思。
溪深雪积,石断泉流。山中之人,神与天游。
——[明代] 闵鼎 禅诗《山中》

  在中国历史上,王维首开诗画结合的先河,苏轼以其豪迈奔放的性格,完成诗书画印结合的形式。明清两代,文人画垄断画坛,诗书画印结合的艺术形式日臻完善。

  李迎春先生的小品在创作形式上模拟了传统文人画语言方式,并利用拼贴的形式构成了一定的现代观感。将硬笔画面作为背景,愈发突出和衬托了硬笔书法的存在。

  我之所以欣赏此件硬书小品,在众多的来稿之中选出,是因为此作透露出作者轻松愉悦的书写状态和散淡灵动的线条表现力。“流泉”一紧一松,方圆流转;“之人”、“花”等处的突然放纵,使行气愈发生动;“溪”字上撇的悠荡曲仄,丰富了线条的行走美感,并与疾下之笔构成呼应,至“深”字轻松收笔,含蓄得体;“泉流”顿挫动作明朗,富有节奏,空间流美,上下连笔具有良好的韧性和弹力。如此等等,精彩之处颇多,值得细细品味。

  看似一切都在不经意之中,实则饱含着作者对硬笔“柔制”的理解和控制能力。当然,由于自然状态下的“信马由缰”,在章法的处理上尚可推敲:后三行虽然行行精彩,却在空间构成上相互产生抵触。“虑何思”本身没有问题,但如果此行偏重于静处理,在字形、体势上略加收敛,将更凸显出左右两行的丰富,产生更强的章法节奏和更具画意的构成空间。

  另外,相比之下,印章的稚嫩和偏俗之态多多少少也影响了整体效果。

 

随风放鹤,荡漾生姿——冯岽智隶书联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观鱼梦蝶如庄叟,放鹤寻鸥类陆翁。

  冯岽智此帧隶书对联端庄大方,用笔轻松,包涵变化,有一定的书写性;随字赋形,高低相应,左右和谐,有自然的错落美;依形造势,疏密互见,伸缩得意,有丰富的节奏感。

  “观”、“鱼”、“如”、“庄”、“鸥”、“翁”等字,布白合理,基本避免雷同的形状出现,使每个字的各部分构成形成多种不规则的几何形,空间显得灵动多姿,透露出作者对空间的把握能力;线条悠悠荡荡,毫无呆板之相,具有一定的灵性。

  “蝶、叟”的长捺,“放”的长撇,失于随意,波折、动荡之痕过重,略显急躁,过于“表现”动感反而适得其反,毕竟,从书法的角度去理解,最高的境界是看似平淡,细细品位却又暗含无穷的“微妙”变化。

 

清风徐来——周继中钢笔小品行书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此作为周继中应本刊“每期竞书”所作,内容为苏东坡词《定风波》。因展玩良久,颇见清风徐来之气,故刊于此,与朋友们一起细细品味。

  阿中的作品往往随意散淡又不乏灵气。此作即表现了他一贯的风格,尤其是字与字之见的大小变化和留空独具匠心。上半部最为明显,第一行“莫”“听”“穿”字字之间的大空白和旁边第二行“谁”“怕”的短而密形成对比,一紧一松,别有趣味。下半部“胜”“马”“斜”“照”四字似乎过于整齐,但作为稳住整件作品的“阵脚”亦不失为一种方法,反而成就了整篇的呼应关系。“竹杖”“回首”“未有”等处,突发豪兴,深谙东坡豪然之情,将高潮渲染得恰到好处,增强了作品的视觉冲击力。至于字间句号,如同音乐之休止符,言有尽而意无穷,加深了整件作品的灵动性。

  落款行书,将书写缘由娓娓道来,没有刻意和拘谨,轻松流畅,一任自然,恰与正文大小对比明显的那种有心安排又成一个新的对比。虽同是三行,却错落有致,意态有别,节奏明显,体现了作者良好的章法意识和创作思维状态。

  作为“软硬兼施”的书家,阿中的硬笔创作无疑有着浓厚的毛笔韵味。然世间万物万形相通,何况硬笔和毛笔乎?

 

概藏大相,不蔑小节——郑可春行书作品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书法,从速度而言,相对来说有快慢之分。快者,笔墨酣畅而不轻浮;慢者,力透纸背却涩而不滞。古之王羲之、怀素、董其昌当属前者;张旭、颜真卿当属后者。兴趣有所好,取法有专攻,皆可借古通今、投己所好。

  郑可春先生无疑取法前者。展开书卷,轻而不浮,隽秀之风悠然纸上,熟中见巧,随意赋形,神采超然,在现代的审美时风的表达中凸现了浓厚的对古法的理解能力。

  1、方圆兼备,过渡自然。如第五行“毫”字,点横取方之笔意,中间的“口”以圆成之,下行“秃宝盖”又是左方右圆,“毛”的处理圆折方钩,中间两横圆势运行、方势收笔,方寸之间有如此变化和方圆的联系,可见对古韵方圆体系的理解之深。

  2、错落有致,空间美妙。全篇七列,各成风姿却又相互呼应。所有的字长短大小随意,却又令人感觉颇具匠心,横向空间错落自然,更显得行气神足。第四行的“尘”虽大却不突兀,反而使周围活跃起来。“竹”“顿”和左下角的空白更为整篇的空灵增色,成为亮点。

  3、动静相生,行停自如。“豪竹”“有诗”的相对的动态急行和“误相期”的相对的静,呼应有致,对比强烈,更显突发的激情。即使一个“期”字,左边的“其”上静下动,上方下圆,右边的“月”外静内动,外方内圆,绝非一般书手可为。另外,欲行时酣畅淋漓、顺势而下,如“当得”“梁苦”等;将尽处嘎然而止,在意念上却筝音绕梁,留有回味余地,如“林”“池”“音”“泥”等。

  4、状态轻松,变化微妙。发力在心方能贯通于笔,笔势从容浩荡,且在有意无意之间,避免了形状、用笔上的雷同和抵触。如第六行的“岂”字,形状颇有流行风意味,然下边的“豆”几个转折,轻重互映、节奏明朗,每折都有变化,细节处理相当精彩,此为概藏大相而不蔑小节也。

  阿春先生书如其文,通篇酣畅而富于理性,思维敏捷却又不乏激情。落一棋子可见心境高低,酌一小勺可得海水咸淡,古云“一叶知秋”,此一页,或亦可解阿春乎?

 

 

笔短神散意自闲——刘福生硬笔书禅诗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及至归来无一事,始知空费草鞋钱。 禅诗一首 闲云斋 阿生
  在书法的长河中,有的书家以长线条取胜,如张旭大草,连绵不绝,荡气回肠;有的书家以短线条见长,如王宠小楷,空灵悠远,欲语还休。美的法则总是对立的统一:长而不浮,短而不促,或惊人魂魄,或意远情长。

  刘福生硬笔书《禅诗》,以短笔画为主,变化丰富,起收之处处理的清楚而又含蓄,行走爽劲而又富有节奏,在点滴之间体现了良好的线条内涵;偶有长笔,似墙外野梅偶入一枝,清新之气悄然而来。
  从横向看,作者通过字型的大小错落将每个独立的空间划分成完全不同的形状和地位,如此,虽然竖行字字间距较大,却丝毫不显得散乱;从竖行看,虽行行稳妥,但由于每个字的大小、重心和体势不同,于是每一行都充满了具有美感的曲线流程。并且虽然只有四行,每行下端因为不整齐而自然形成的空间相当的美妙。“州”重心下降,“八”却是长撇短捺,将力量顶向右上方,“十”向左下压,却将“犹”的第一笔夸张,与刚刚处理的压迫感形成一个大的对比,自此豁然开朗起来。“行”左边加重使整个字稳中有动,“脚”的右边紧密并向右倾斜,紧接着“只”字左边紧密向右上走势,“为”字最后的钩和点稳稳的收住,必然地将重笔放在右下,完成了一个流动的过程。“头”字的右部看起来有些过分,但如果试着遮住此笔画,则整章布局逊色不少,或许,放在整张作品的右下角是作者“匠心”的安排吧。

  同时,作者对于空间的把握能力无处不见,“悄”字中“月”字很大,充满张力,紧接着“然”字上部却异常紧收,长横(四点)再次放开,以右上角的点重重点缀,这种大疏大密、大开大合,贯穿了作品的全部,却丝毫不显得造作。“钱”字先是收紧,最后的两个长笔画伸展有力,悠然收笔,不仅使“钱”字显得从容大度,也让三行正文划上完美的句号。“阿生”两个字的落款,动静相生,轻松流畅,向右斜行,融入正文的空间,和三行正文形成良好的“家庭关系”, 并使下方空间充满韵律。

  另外,“赵”字的短捺与上笔形断而意连,似弯弓待发,含蓄有力;“为”字的撇,不紧不慢,圆润内敛,神凝而气聚,如游太极;“空”字的信手几点,长短结合,笔笔神完气足……可以看出作者对传统毛笔书法的深入研究和领悟能力。

  古人云“笔短情长”,阿生此作在简洁含蓄的表达中,体现了书法应有的灵动和意趣,在适度的夸张中,展现了运筹帷幄的谋篇布局功夫,虽结体跌宕,却和谐统一,达到了“和而不同”的理想境界。

 

 

包容醇厚的大唐气象——黄文泉硬笔楷书《荆州道怀古》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作为历代最优秀的楷书代表书家之一颜真卿,万万没有想到千年之后书法盛兴的今天会出现如此尴尬的颜楷对立局面:一方面,大部分的书法爱好者从刚入手的时候就开始写颜体,无论是小学、中学、师范的书写课本,还是少年宫、培训学校里书法教师们用的辅导教材,大都与之有关,凡是从事过书法的人,没研究过或是接触过颜体的真的不多;另一方面,在近些年来的书法大赛和展览中,颜体楷书很难被认同并获得青睐。很多人认为写颜体的太多了太平常了,多了则俗,平常了则平凡,故别想登上大雅之堂。其实,最重要的原因不仅于此。

  真正的颜楷并非今人所表达的面貌。如今临习颜楷的方法简单而又机械:一则几乎所有的范本将字字距距整齐排列,并形成表面上的大唐庄严法度气象;二则大都教师们在讲解颜楷的时候,将颜楷的点画、结构归纳出数种简单的方法,造成审美上的简单理解和学习上的误解。

  写颜楷必须看整张原拓最好是原碑,客观原因使广大学习者无法做到这一点,因此无法还原颜楷的本来面目。认真看过西安碑林勤礼等原碑就可以发现,颜楷并非像我们平时理解的那样规整,经常打破常规,在庄严中透露出丰富的动感;其字型大小错落,随形赋体,呼应生姿,章法错落,平中见奇,常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偶尔长竖短写,留有大片空白,使人时不时地松口气;偶尔夸张笔画,稚趣横生;给人以遐思。

  黄文泉用硬笔表现的颜楷气象无疑是建立在正确的理解基础之上的,其笔势轻松,线条绵里藏针;运行酣畅,胸臆连绵不绝;章法错落,气息典雅清醇。无论是起笔行笔还是收笔,展现了非常好的控制能力,并融以自己的感受,以柔克刚,以静制动,娇而不媚,熠熠可人,仿佛于正宫正厅之中开满了富贵而又娴淑的乍放牡丹。

  真正的大唐气象,如涛如海,最重要的气质不是汹涌,而是包容、宽博、醇厚,如此,无论潮起潮落,都显得从容自如。

  前日见过文泉其人,亦如其字,行立翩翩之中,愈见其心静如水。交益友恰似读佳作,一观而心相通,再观而意相悦哉。

 

 

一笑江湖本浪游——刘中南书文征明诗《夜泊南浔》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书写硬笔作品的工具种类越来越多,此件作品应是采用新疆产的尼龙笔或者日本泊来的软头签名笔,有“软”的成分,但和传统毛笔不同,仍应该属于硬笔范畴。

  刘中南此作的第一特点是充分发挥了硬笔的特征,硬朗明快,长线条、大动作以方为主,短线条辅以圆笔,故而力量感充沛而不乏变化。如“南”字,外框挺直,里面加以急促的短曲线,以此形成强烈的方圆、大小和快慢对比;“清”字左部用极为爽厉的斜长竖挑,使单个字挺立,也使整行有了很精彩的骨感,右边的第一、第三横和“月”字外围同样方直,第二横和“月”字中间两笔化以极小的圆势一带而过,如此以方硬为外围建构像是整座大厦的坚固外貌,而内构的瞬间变化和小动作的加强起到调节氛围的作用,一张一弛,颇具特色。

  用纸考究、用印丰富、章法别致是第二特点。虽说只要水平高,“素面朝天”也能显现书写实力,不过如果能以辅助手段更好地表现书法效果岂不妙哉?西施不化妆也绝对是个美女,但如果施以得体的淡妆,肯定更美,这就好比用印和章法。况且即使西施,游于荷叶之间一定比站在茅屋之中更有出场效果,这就好比书写纸张的选择。

  唯感觉“丙戌之秋”的左边不放印章更佳。整张作品左下撑满,已有堵塞之感,右上顶出,右下有圆印衬托,左上何不与右下的空白呼应并干脆留一口游曳之气,远离堵塞?同时也将打破整张印章略显平均之感。看来即使是美人痣,也要点的恰是位置。

  从存放第十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优秀奖作品的大包中搜索而得此作,颇让人心动,大奖靠水平,也靠运气,积极创作、参与活动本身就是一种快乐,“一笑江湖本浪游”是也。况且不论此作奖次几何,都不能否认它是一件值得寻味的佳作。

 

 

中庭漫步 积水空明——朱星星硬笔书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苏东坡写月是千古一绝。一个人赏月,“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两个人赏月,“庭下如积水空明”“何处无月,何夜无竹柏”;三五人赏月,则“杯盘狼藉,……不知东方之既白”。心情是绝对不一样的。

  显然,这篇短文的月色是清澈透明的,写作之时的心情也应如此。书法作品,作为一种再创作的过程,当然最好能表现原文的意境。朱星星的硬笔作品带着观者走进了这样的情境之中。

  作品开篇犹如纪事,慢拍导入;“月色入户”,始见连笔动作,似乎打破了浑浑然入睡的静态;继而“欣然起行”,笔触开始为之快乐跳跃,节奏由此展开;“步入中庭”,于是稍作停顿,像是行走中的小憩,无疑使观者舒缓地松了一口气;第五行的“庭”字写得稳妥静谧,给人以回想和展望的空间。解鞍曲肱也好,醉坐少休也罢,细密俊逸的情思由此舒展:月光下积水的透澈空明和竹柏倒影的清丽淡雅,在轻歌曼舞般的笔触中缓缓地流淌而出。

  整篇作品偶有两字或三字之间连笔,连笔行走的方向(直线或曲线)或横向空间位置却总是有所悄然的变化,从“欣然”的渐起兴致,到“庭下如”的渐入佳境,再到“如吾”“人者耳”的由景入情、由情而感,一步一步地将书法作品和文章的意境推向高潮。作品下端的错落无序而有致,平添了几分空间美,尤其“中庭”“影也”二者下面的大面积留白,相互呼应,恰如身临者的停停走走,更使作品增加了许多节奏感和构成感。

  作者吸收了《集王字圣教序》用笔、结构和行气的某些特点,并用二王尺牍的章法将通篇贯穿,流露出较好的临、创能力。如果说毛笔和国画作品直接将水墨情趣融合在笔端纸上,朱星星的硬笔作品则是通过心定气闲的倾诉展现了无声的意境,让人心醉迷离,如握清茶暖水,在寂然的等待中重新诠释了本已经因为习以为常而失去美感的清美之境。

  涤荡尘埃,言之不预。这样的作品和原文一样,需要在“明月不知人已去,夜深还照读书窗”的情景中细细品读。此作用纸极不讲究,属于最高“等级”的素面朝天,并且,月亮美在清静,当然不能和光眩刺目的夏日骄阳比亮度,所以,在第十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那种快节奏的评选中,想从优秀奖里突兀出来到等级奖也就很有可能地失去了简单的条件。

  遗憾也是一种美——千万年的月圆月缺已经无数次描述了这种美的存在。

 

 

无画也能成妙境——彭泽勇书古咏南浔诗二首赏析

硬笔书法绝对佳作赏析 - 白河渔翁 -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注:作品选自第十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作品集,彭泽勇获优秀奖)

  清人笪重光云: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中国的书法在章法、布局等方面经常利用大量的空白,这种“空景”,虽然眼睛看不见它的具体存在,但心灵可以感应到它的存在。就是这种形象之外的无象之形,才使人产生丰富的想像。把无形当有形,使虚实对立统一,使书法作品的内涵充实起来,让艺术空间得到无限的延伸,从而使作品充满跌宕和神秘的艺术表现力。

  彭泽勇此作在空间安排上独具匠心,空白之处错落有致,字的大大小小也毫无做作之感,画面中不规则的字外之形充满了一定的形式美感,从而使作品的章法具有很强的层次感,给人以想像的空间。第一行“南浔”、第二行“而至”、第三行“接天流”、第七行“泊南浔”、第九行“有约”、第十一行“溪竹枝”“词一首”等处的字字相连,更增强了连绵不绝的气势。尤其右上方的“接天流”和坐下方的“宋元碑”占据了整篇作品最重要的两个位置,相互呼应,体现了较好的表现张力和通篇控制能力。
  书法的要素是线条,此作的线条轻松流畅,落笔之处很随意,但轻重、角度多有变化,并且每每总有收笔,动作清楚,即使非常短小的笔画也能做到完整、完美地表达。这种功夫是建立在对传统书法长期学习的基础上的,并非短暂的时间可以达到。

  印章的使用往往使作品的整体感觉发生很大的变化:一则,左上角椭圆印章可以再向左移至边,或许能更好地凸现立体空间感;二则,末字为“宋元碑”“涟漪”“诗一首”的三行,本来高低有致形成了良好的空间错落感,但一枚圆形的印章强行将三行拉齐,并且喧宾夺主,甚是遗憾。看得出,本篇除了落款处的两方印章位置无可厚非之外,其余的都有问题。无庸置疑,印章已经成为整张作品艺术性表现的一个重要因素,如何用印章使作品增色,必然是现代硬笔书法创作的一个重要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